灵与肉

一个coser 写点文 中度迷影 Cherik all铁 音乐剧 GTOP无差

晚班车~轰出日快乐❤️💚

绿谷wb@实休光忠

摄像:neko

轰就是我~


记录出轰轰的日子。

喜剧亦或悲剧。


写给{光彩年华}的速码短评。一部很有英国味的电影。剧本流畅的令人难以置信,整体几乎排上我心目中十佳。演员们(尤其是一美小精灵)的表现力实在太强。然而很可惜不火,希望看完这篇短评的你,会想去看一看。


【结婚吧】


一个如此普通,如此平凡的线索被置于了20世纪英国纸醉金迷的名利场里,牵动着,将英国上流社会人与人间的自利与假意,生疏与隔阂,奉迎与伪装,逐一讽刺了个遍。

电影华丽的场景与美工衬托之下,一个奢华的花花世界展现无遗,而奢华的繁饰与喜剧的外壳下,是与彼时英国社会如出一辙的悲哀。在这浮华世界里,唯有金钱是引领命运的绳索。

在这时代里,他们的关怀尽是谎言,他们的奉承使人厌恶;又有谁知,善良中有几许邪恶,恳切之下有多少虚伪,数不尽的派对掩盖数不尽的闲愁,光鲜亮丽的躯壳之下,藏匿多少遍体鳞伤的孤独灵魂。

{I’m sincerely apolog...the hell of you all.}这是小记者(James Mcavoy饰)在压抑到极致之后,在看尽虚浮的假面之后,无力对这些伪装出的,令人作呕的“欢乐”再牵动嘴角之后,对这世间愤懑又疯狂的最后控诉。他将见闻添油加醋地报出,无所顾忌地将见闻的上流社会形容成一个堕落的、污秽的、无耻的社会,自以为痛快的反击。镜头上移,少时爱过的情人——同样也是刚被他恶言羞辱之人的相片映入眼帘,再移,是一个倚在草坪上手捧书卷的青涩少年。煤气愈来浓了,炉灶里溢出疲惫的呛声。纯情与美好就这样溜走,那洋洋洒洒的新闻文案里,只剩下道不尽的悲哀。

短短数秒间,贯穿角色一生的悲哀被James以无尽回味的表现力呈现,但即便是如此鲜活,在这偌大世间,个人的命运也显得苍白无力。

配合着令人眼花缭乱的甩镜头,赛车旋转,无穷无尽。 身处华丽樊笼之中的人们,学着熟悉车内的一切按钮,想成为时局的控制者,成为万众瞩目的威望者,他们拼命追求,变得老练又世故,却不料如同金杰一般,在这无底的泥潭之中,愈陷愈深。

这并非所谓的光彩年华,反讽在海关时早已降临了。{光彩年华?我一看便知,这是下流的}

但不论身处何时,总有追寻真实与梦想,不甘于命运的灵魂,为了爱情或信仰去献身,向世俗的不可抗力斗争,去建立独属于自己精神的极致丰碑,前赴后继上演着令人欷歔又动容的华彩乐章。


{打ectag是希望更多喜欢他的人能够看到这部电影}

Un petit poème 一首小诗

{未曾见过玫瑰}


从精神末梢到足尖,我的发丝也在响彻着,



一支由破晓黄昏、嬉闹星辰编织而成的,


同塞壬的舞曲。



美梦破碎在我的指隙,自上而下散落为泪珠


万千缭目碎片,刺向我喘息的灵魂,破败不堪的精神力。

我瞥见那流光溢彩的瞬息,蛰伏沼底泥泞的爪。



我的流星!



赶在虚浮褒美夸口之前,系紧了褴褛斗篷,狂笑着拂袖而去。


玫瑰在深空凋零,化为一座细碎星尘,落入泛着紫红的海。




我的手心空空,徒留一滴血。


——-{Écrit par Antonio salieri}        




【EC/XDP】Trance/记忆碎片

时间设定:X-MEN;黑凤凰
背景设定:外星入侵,X战警与人类暂时联合,教授替人类接下了些极端危险的任务{即漫画《X战警;黑凤凰》中背景}
分级:辅导级
原梗来自:来自ENO的条漫

*寒鸦为Raven的意识载体 回忆可理解为录像
*意识之树装载着Charles的回忆,而感知他人 进入他人意识或者身临其境需要通过利用精神殿堂【类似cerebro】
此献给: @ENO. 

Charles被一阵银铃声惊醒。
那阵声音从脑海深处传来,急而猛烈的大作着。这可不是常态。事实上,至少十个年头没有发生了——这是他的危机感应机制。
Charles先是睁开双眼,几束凌厉的白光从厚重窗帘的缝隙中穿过,温柔洒落在深蓝的被单上。他确定自己正处于卧室中央而不是某个幻象之中。这之后他便轻轻闭上眼,迅速在殿堂里搜刮起来。他拂过万缕精神触角,试图捕捉银铃的所在地。【是Raven。】Charles欣喜地发现了那只寒鸦,他揉搓几下惺忪的睡眼,让安稳躺在脑海中央石板上的自己缓缓起身,跟上她的踪迹。
寒鸦扑腾着翅膀,将Charles的意识带领到城郊的塞外。
他踏下殿阶,黄昏的大片光晖宣泄着血红的流光,激得他只好眯起眼睛四下张望。风沙将Charles笼罩,凶狠吹扬起他的棕发。
他将那些过长的发丝拢到耳后,只是身临其境他理应不觉得寒冷,但此刻一阵寒意却从漏风的颈部渗向上皮组织。
他感觉不到Raven了。
霎时他便将思绪收拢集中到意识大树,然后将它们一缕缕散落到枝干之间,寻找起属于Raven的枝桠。
不是寒鸦,是真正的Raven。装载着记忆的嫩绿的枝桠渐渐枯萎。
Charles惊慌起来,快步跑向那些被他定格在一个个方框里的绮丽记忆。无论是愉悦还是痛苦的,那些重要回忆,都被Charles备份在殿堂里。
他喘息着跑着,跑着,胸腔剧烈地起伏,他顾不上磨破的光滑脚踝,试图制止她们变为黑白。他站在硕大的相框面前红着眼看他们相继熄灭,他绝望地伸出手,却只能抓住一缕空气。
那只寒鸦还在扑腾着,拉扯着他进入了一个过路人的脑子里————恍然间他从那人的大脑中抽离开来,睁开眼眸猛地转过头去,于是他看见Raven安详的遗体。
像是麻木了一个世纪之久,他抬手用袖口去揩被寒风吹干,早已凝结为深深泪痕的不存在眼泪。他微张的嘴唇轻轻颤抖,吐露出的白雾在寒冷空气中凝结成形状。
他知道这一天终究要来。自打他答应执行那些极端任务以来,颠沛流离的日子和无休止的战斗便相继而来,用迷惘与痛苦,困惑与内疚,诱惑与追逐将他脑子填满。Charles深吸一口气,努力地集中着注意力—-保持镇静。
这时,寒鸦逐渐消蚀,留在脑中的只剩一个奄奄一息的模糊黑影。一路上没有寒鸦在脑子里横冲直撞,Charles没花太长时间,赶在实验室大包小包奔来之前将妹妹带回学校藏好。他再次尝试着寻找那团模糊的影子,没等多久那黑影便重新凝结成形状,寒鸦渐渐苏醒,在Charles枝繁叶茂的大树里再次活跃起来。她跳上一根泛黄的枝桠,Charles便顺着她走进那段记忆里。
彼时她每一次固执拒绝Charles的样子,漫天战火下坚定要出征时的倔强神色,蛮横地撞进他的脑子里。
那时局势已经不容乐观,战火与动乱如同瘟疫一般Charles的求和计划让所有人愤慨不已,Raven认为这只能让人类在战后的第一时间,紧接着发动一场全人类的浩战。有的学生甚至X战警悲观地认为教授性情大变,急功近利的厉害。
可怜的变种人领袖,太迫切的想要在非常时期为他的孩子们争取一点希望,仅此一点,他从未贪心。
“你这样做,只会助长他们的恐惧,而那会演化为憎恶。”
Charles模糊地看见满体通蓝的Raven皱着眉头冷语斥责自己不可理喻。不愉快的记忆通常会被模糊化,但他这时竟然希望自己能将妹妹看的再清楚一些。
他仰头将颈部交予柔软靠背,轻轻地叹息。他在那时就知道这天要来,却再一次把自己想的过于坚强。他怜悯每一个徘徊孤独的灵魂,如同命运多舛的悲叹者的灯塔,他看遍世间所有的恶却尚怀有美丽的希望,他爱着这个世界。
但多情又温柔的他却抵不过赤裸裸摆在眼前的情长。
寒鸦四下惊窜,蹦上了一株带着露水的常绿枝桠,梦一般的1963。
那是个多梦的年纪,湖光波澜,夏日艳影。
他在这时遇见了Erik。
三人笑着甚至抱着,他有时候在Raven臂弯底下呢喃,讲着引人昏睡的论文;有时他与Erik在林肯雕像前的长梯上,在温彻斯特庄园的草地前,诉说着无处安放的情意,无需去克制、抵御那拥抱和亲吻的冲动。他们太过年轻,把满溢出身体的盛气与欲望都宣泄在对方身上,最终却又将一切归于亲吻或是无言依偎在一起,仿佛这感情便是最热烈的情感和最理性的汁液的美妙结合,仿佛世间一切也敌不过眼前此景,眼前此人。Charles安静地微笑着,看着眼前这梦幻的一切,雨却在此刻落下。
Charles突然觉得那些无情的冷水只拍打在他的身上,在每次他还没来得及好好回味时光之前,就落在他的身上。像儿时没荡够的秋千,年少时没说完的情话。他刚刚尝到甜头,便再无福消受了。
这些日子像是无数美丽但脆弱的玻璃碎片,在混乱的世界中有如不可及的蓝田烟雨。那是Charles的玫瑰花蕾。
正当Charles沉浸在这美丽的仿佛不属于尘世的回忆中难以自拔时,两颗突然又闯入他脑海中,快速而沉稳转动着的钢球夺取了他的注意。
迅猛、冷漠、锋利,一如意识体的主人。
钢球不负期望地撞入了那段封锁记忆。
这段回忆同样坐落在枯黄的{1963}上,然而它太久没有被打开过。随着钢球冲撞而入,那私密的空间被一点点重新构建起来,泽维尔大宅的钢筋水泥在一瞬间便拔地而起,那些古老的挂画与白头雕塑也叮叮当当地落到沉重木案上。瓦砾飞舞着向上,发黄的柔软羽毛重组成寝具,那些寝具们又胡乱落向房间各处,酒瓶被飞舞的部件们打碎在地毯,流出琼浆。眼前似乎杂乱堆砌起的一切与当年Charles杂乱不堪的卧室分毫不差。
Charles望向这一切,看见混乱中的自己与Erik,他们正进行着一次争吵,Charles甚至能闭上眼背出内容的那一种。
“你为何总要站在高点上用你那自大又自以为是的想法怜悯众生?”他眼前景象虚幻地摇晃着,Erik的眼眸因为激动而微微瞪大,怒气几乎溢出,一向淡漠的棱角也锋利起来,指责着看起来脆弱不堪的那个自己。
Charles听不太清楚景象中的自己又说了些什么,只是看着Erik锋芒毕露的神情一点点软化下来,眉毛也不再紧锁着了。
“你可曾想过,他们根本不需要这样的同情心。”穿着棕色皮衣的人侧过身去,缓缓开口。
“我们已经是更好的人类,Charles。”他将门带上。
钢球横冲直撞着,知道自己来错了地方。但它依然要来,像是追忆,更像是控诉。像是能感应到Charles的颤抖,它悄然间便从思绪大树中溜走。
流泪和倾诉的冲动涌入Charles的胸腔里,拍打的他喘不过气来。随之抽搐的不却不仅是中枢神经和胃部那么简单,他几乎要被这些坏东西给淹没了。
他颤抖着举起手,努力喘息着试图移到太阳穴的位置,想要重新获得对那些在回忆里苦苦挣扎的精神触角的控制。那原本枝繁叶茂,属于Charles的强壮庞大的意识之树被名为悲痛的怒号狂风席卷,吹低了枝桠。当手真正即将触摸到脸部时,Charles选择了更加人类的方式,发泄这无处安放又令他不知所措的感情。他用手轻轻擦去泪水,但那些水珠却又重新满溢出来,他干脆将脸埋进掌中,安静地哭一会。
Charles分明清晰地感受到周围熟悉无比的磁场震动。他不断耸动的肩膀随着安稳的振动声渐渐停止下来。这真的不陌生,每当他的精神场被这带有攻击性的,强大又总是夹杂着愤怒的磁力场充斥时,他都能无比强烈的感受到Erik的存在。

就如同Erik在夏末的每个清晨时,用起了薄茧的手掌轻轻磨砺他的发丝与背脊,用凉薄锋利的嘴唇吻醒他惺忪的睡眼,在他睁开眼的那一刻,毫不吝惜地将爱恋与深情都注入那深邃灰绿的双眸里,像注视生命一样注视着他,那样强烈的感受到Erik存在。
在度过了无数个重蹈覆辙的别离与春秋后,疲惫不堪的他以为再没有感受这些变故的力气。而上天却偏要安排一次,再一次的别离与重逢。Charles实在有太久没有听到他的,或者说他能力的声音了。因为与他的每次别离都如同小小的永别。
“Charles.”
他抬头,看清眼前的来人,将凌乱的棕发别向耳后,任由泪水从脸庞拂过,他的眼眸此刻盛满泪水,被湛蓝的眼珠映成大海的颜色。看上去是那么地孤立无援。[God,he looks so helpless.]
“我总想着控制她” Charles努力地开口,那微微振动的磁力场极大安抚了他,让他至少能够完整地说话了。
“不准她喝酒,不准她晚归,妄图纠正她,总想…让她看起来更像个人类的好女孩。”
他翻起旧帐,自责般地细细数往事。
“我的妹妹烦透了我,忍受我,信任我…” Charles好不容易安稳下来的语调又开始摇摇欲坠了,似乎这样的平铺直叙就能将他击垮。

“而我辜负了她。”
这句话仿佛击溃Charles的一记信号弹。
“现在我又是孤单一人了,9岁,在满是空房间的老旧城堡里。”他柔软的声音因为哽咽而变得喑哑,他像挣扎已久再无力呐喊的百灵,努力地想带领所有人挣破牢笼,却一次再一次得被折断羽翼。
Charles从来没有真正地了解失去至亲的感觉,爱与幸福曾经那么真实地存在,却灰飞烟灭。自己像是一个曾被精心照顾却惨遭遗弃了的布娃娃。他积攒已久的眼泪随之滑落,那些泪珠离开他蓝的令人窒息的眼睛,显出原来暗淡苦涩的灰色。

“你不是一个人,Charles.”Erik缓缓开口,他的语调沉重而平稳的过了头,Charles甚至有些分不清这究竟是Erik的心声还是低语。直到他听见Erik声音底下不易察觉到的,因为有些哽咽而发出的沙哑喉音。

“你还有我。”

这话让Charles锁了喉,片刻他有些失笑,尽管他是极乐意听到这样的话的。

“Erik,你知道这不是真的。”他轻轻摇头。

感情在Erik的心里或许就只有那么一点的位置,而他全部留给了自己。
但是Charles比谁都要清楚,即便Erik用情真切深刻地入了骨髓,也还是那个激进又偏执的万磁王。想到这里,Charles不禁低下头酝酿一会。
“古巴以后,你一直在离开。”Charles用叹息般的声音说着,像是微声的控诉。话音落下他便有些后悔了,他不应该在这节骨眼上继续揭开已经疲惫又不堪一击的心坎上久久未愈的伤疤。

Charles感受到磁场再次振动起来———Erik为他这番话甚至有些激动。当然,他一向都容易激动。Erik不再停留在离Charles两尺远的陌生距离,他径直地走向Charles,轻柔而有力地抚上他的手——那双手依旧细腻又柔软,Erik不太合适地想。他留念片刻,抬手为Charles拭去脸上闪烁的泪痕。

“Charles,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你想,你都可以找到我,你知道,我能听到你,不管是在五角大楼的监狱还是在波兰,你有想过哪怕那么一秒吗?”
Charles抬起眼,用泛着淡红色泪痕的湛蓝双眸悲伤又温柔地望着他,那对眼睛因为惊讶微微颤动着,似乎要将自己所有的疼痛和隐忍说尽——不然为什么Erik会感到心碎万片。

“Magda,Nina.....Mystique.我们都失去了最亲的人…”
“这个世界上,我们只剩下彼此了。”Erik紧锁的眉头微微松动,凌厉的眼角逐渐变得柔和。

“你不能因此沉湎下去,你也不会因此沉湎下去。众所周知你那些傻乎乎的坚持。”Erik屈下腰身,闭着眼睛轻柔地吻着他的鼻翼,用他特有的,磨砺唱片机一般的磁性声音对他细语。
“我想我在你身边,我想你在我身边,一如既往,Charles。”
他捧起Charles的双颊,同他鼻尖相抵。

“You are not alone.”

—————————


Charles曾有过很多次想象,想象自己会在酒精的作用下沉湎而亡,想象自己战死沙场。但现实在一次次似乎要压垮他时,却给他继续坚持下去的余地。
于是他选择了继续相信。即使到眼神里的湛蓝全然褪去,即使和平一次次地化为泡影,他还是继续相信。只是因为有人跌倒迷失了自己的方向,并不意味他们将会永远迷失下去。
{“Just because someone fail and lost their way doesn't mean they will lost forever.”*4}
其实生活从未好过,但为了那些他深爱的人们,Charles愿意一点点的熬。

Fin.

失踪人口回归,明天发篇偏意识流的屯了好久的ec

“I, loki,princess of Asgard,the rightful queen of Jotunheim, Godness of Mischief,do herebypledge to you, my undying fidelity.”

我,洛基,阿斯加德二公主,约顿海姆的正统君主,诡计之神,在此向你承诺,我不渝的忠诚。

出镜:我
摄影;小狐
后期:顾然

酒店旁的香水店,让我瞎瘠薄脑一下ec……调香师万以和查尔斯的恋爱史为灵感调出了一堆香水;或者是以香水名命名的au…比如说{我会回来}的原作向或者二战au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cp脑看世界果然不一样,感觉每瓶的名字都可以脑个一发完!!敢问有小可爱想要看吗😭😭

【EC/Lalaland】One Dance

*cherik&lalaland crossover

*剧情基本沿袭《爱乐之城》致敬原作,后期会做更适合ec的改动,he中长篇预定
*为了将我的迷影情怀寄托于Charles忍不住写下这篇,对不住各位的咖啡厅怨念了。

Summary:Charles是一位梦想为表演事业献身的咖啡厅服务生。在跌跌撞撞的追梦路上他遇上了键盘手Lehnsherr,老天,这个家伙可真是自大又傲慢。




Chapter.1


{WINTER}

1.
好在洛杉矶的冬天并不寒冷刺骨。

Charles微卷的棕发被轻轻地吹起,随着风与飞舞的落叶往同一方向飘扬。街道两旁的晚灯微微闪烁着暖光,同满地的金黄相映成趣。入冬已经有一段日子了,而这多情的城市还留着秋天不肯走。尽管如此,他的胸口还是因为冷掉的咖啡渍凉飕飕的。Charles皱着眉头裹了裹衣领,好让风不直接灌进身子里。中看不中用。他愤愤地想着,将落叶踩的嘎吱作响。


常客们都喜欢Charles,也许因为他微笑时唇角的温柔笑纹,也许是因为特供的巧克力色围裙勾勒出的腰线。从打西澈斯特过来的那些日子里,不计较那些慌慌张张跑去片场报道而休假的数个小时,他起码在街角这家咖啡厅待了有一年半。人们喜爱他带着笑意悠闲地说些俏皮话的时候,也喜爱他故作严肃念些电影对白的时候,不管是平淡如水的句子,还是那些浪漫或滑稽的台词,都会因为他欢快轻柔的语调染上激动人心的美。街区的电影同好会专门为了和他聊上几句来咖啡厅里坐坐,换上一个下午的愉悦心情。

他用小勺轻敲两下咖啡杯示意客人拿走今天的的最后一份订单,转身请求身后的朋友将腰上的围裙拉松。镇上的人口不算密集,有着双份职业算是普遍的事情。
Charles同许多横店年轻人一样,为得到一个角色奔波着。他试镜无数,运气最好的一次是在一部冗长的战争连续剧中露面了十五分钟。
那部剧的阵容可算得上是群星璀璨,大众眼中的新面孔在Charles看来也是颇有经验的前辈。
有的倒也客客气气的和他谈天,毕竟Charles的随和温柔的脾性让他在哪里都能受人喜欢。即便那部旷世巨作中群星的光芒让观众们几乎忘记了他的存在,他还是及其珍视这段宝贵的经历。就Charles了解的人物小传而言,再闪耀的巨星不也得像这样一步步往金字塔顶上走呢。

“所以?”他身后传来一阵懒洋洋的声音,询问着Charles又一次早退的缘由。
“青春爱情喜剧,我想挑战一下男主宝座。”Charles的思绪被拉回当下,他的声音轻快无比,听上去在酝酿无限美事。
“天才表演剧作家,记得带着剧组回来看我们。”声音的主人三两下替他扯下围裙转身挂好,换了个打趣的语气对着刚转过身的Charles调侃道。
“可惜到目前为止还没能有一位面试官慧眼识珠。”他眨眨眼,露出一个带着狡黠的俏皮笑容。“谢了,Logan。”

Charles咬紧嘴唇,很快陷入了对新角色的构思和代入之中,所以他不大清楚事情是怎样变得糟糕的。一个大学生,爱情白痴,抒情诗歌爱好者……他任由思维放着风筝,随手抓起背包就开始往门口走——然后他扎扎实实撞上一个胸膛。

Charles还没从恍惚里反应过来,他因为惊讶微张着嘴,眼睛困惑地眨了好几下,只感到那些顺着胸口往腹部流去的温热流体——他的最后一份订单。

“I assure you,brother,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哥哥,我向你保证,阿斯加德的荣光会再次照耀于你我。”




妆面:硫雾
phx&后期:顾然
出镜 我